鴳城

酒一杯,敬故人不曾歸
在下鴳城,曾名木馬君

酒昧: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个作者在注销账号。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篇连载同人变成坑。
每一分钟,每一个红心蓝手的帮助都刻不容缓!

你或许不知道,一个红心就可以让作者中午多吃一盘菜补充丰富维生素;一个蓝手就可以让作者狂喜乱舞有氧运动四十分钟强身健体。

一条与剧情有关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写出至少八百字抒情议论文回复,一条与剧情有关且大于二十字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上天入地与哪吒共同闹海。


关爱珍稀作者,不要让世界上最后一篇文成为自己的腿肉。










【戩杰】今晚夜宵吃啥DAY2

DAY2

后桌朱戬x前桌查杰

高中生设定

一定会OOC的你们放心


(昨天去忙社团换届所以没更,实在抱歉)

(我那个给我提供每日段子的后桌因为前后换位离开了我,哭唧唧……不过来了一个也很欢乐逗的前桌)

 

“朱戬啊,”查杰咬着食堂的菠萝包,“这次考试你给我发一张草爸爸奶一口呗,奶我全科上A。”

朱戬在手机里翻出一张从来没有发过的草爸爸发给查杰,“发给你了。”

话说起来,朱戬喜欢在各大站子上收集阴阳师的萤草同人图,然后每逢大事考试就在朋友圈里发一张并配上祈祷祝福的话,然后这些愿望百分之七八十都实现了,从此朱戬的草爸爸就成了这个班上黄大仙一般的存在,不过朱戬总说老是奶就不准了,渐渐不让同学许愿了,只是他可爱的前桌小娘炮除外。

“谢谢朱戬哥,到时候成绩好的话我请你喝奶茶啊。”

之后查杰看到成绩都是A,然后朱戬让查杰请自己喝奶茶店最贵的奶盖都是后话了。

查杰还记得朱戬拿着那杯还没来得及搅匀的奶盖蹦跶上楼梯的时候被绊了一下,“当时奶茶没撒,就晃悠了一下,然后再一看,卧槽,奶盖和红茶混合得那叫一个均匀啊。”目击者查杰感叹。

 

还记得之前提到了一个叫B的物理老师,这位大神今天上课再爆金句。

“我们下周考试。”B从容淡定。

“别吧老师,又考?”查杰从笔记本里抬起头,一脸震惊。

“诶,我们没有期末考啊。”B依旧从容淡定。

“我靠,没有期末考?!”全班一起一脸震惊。

B解释道,“我们下半学期做实验,不上理论课了,到时候期末考你们就不用考了。”

那其他三个班呢?”查杰追问,“他们总是要考试的吧。”

“我去跟他们老师交涉,”B准备开始板书。

朱戬连忙问:“那要是交涉不成功呢?”

B满脸看二傻子一般的无奈:“那就去考试啊。”

 

 

班上要体育考试了,然后朱戬邀查杰下了晚自习去跑步。

“我不!”查杰拿着椰汁宁死不屈,“晚上蚊子多啊,还有,不说晚上的操场全是情侣吗?”

朱戬哭笑不得:“你直说你不想跑步不就好了……”

“算了算了,”查杰大手一挥,“你哥我陪你去,反正你已经是狗了,免得被再次伤害。”

行行行。”朱戬已经哭出来了。

晚一下了晚自习,朱戬和查杰就拿著书包去了操场,为了跑步,他们还特地穿了短裤。

“贱猪你等等,你带花露水了吗?”查杰挠挠已经被蚊子叮了的腿。

“风油精你要吗?”朱戬转头问道。

噫~”一位经过的路人感叹。毕竟从路人角度来看,一位又白又瘦的男孩子半蹲着,前面比他高一点的男生转头问一句要风油精吗是一件很微妙的事情。

“熊梓淇?”朱戬顺光,看到了这个“路人”的脸,正是隔壁班天天作妖喝假酒【划掉】的熊梓淇同学,最近和同班一个长了十岁儿童脸的彭昱畅交pai友tuo中。

“哟,小田鸡也在啊。”查杰站起来朝彭昱畅打了个招呼,并受到了后者一句义愤填膺的“神经病啊”。

“你们也去跑步啊,”熊梓淇牵着彭昱畅的手,无声地嘲笑着面前这只狗的怂。

“是啊。不过说好了啊,我们不跟你们这体育满分的人斗,会折寿的。”朱戬拦过查杰的肩带着他往操场走。

不过确实,熊梓淇和彭昱畅饱受体育老师的青睐,每次评分他们都被直接钦定成A,最近还密谋着为学校游泳队拍一个宣传片。

那种在水光反射下闪闪发亮的胸肌和腹肌,是朱戬查杰这种宅男最为嫉妒和鄙视的。


【戩杰】今晚宵夜吃啥DAY1

后桌朱戬x前桌查杰

高中生设定

一定会OOC的你们放心

 

DAY1

朱戬很幸运,抽签换座位换到了第一列第二个,靠储物柜近,靠充电插头也近,而且上课玩手机不容易被老师发现。

然后等朱戬放好了自己的小书架后,一只白白净净的手搭在了他的书上,“贱猪,给我充电器。”小奶音慢慢悠悠地说。

得,小娘炮又坐到了自己前面。

“不给,我手机还在充。”

查杰二话不说走到充电器旁边,摁亮朱戬的手机,然后拔下充电器换成了自己的。

朱戬摘下耳机一脸震惊和懵逼:“你这是干嘛?”

“我只剩百分之五十九了,你拿计算机续命吧。”查杰把朱戬的手机丢给那只懵逼到爆炸的狗。

百分之五十九。

拿计算机续命。

诶我只剩百分之六了啊。

你忘了昨晚拉我打游戏到一点还全程霸占着宿舍唯一一个充电插口吗?

我手机没电了啊我的小娘炮quqqqq

“你要知道,”查杰拿着充电中的手机心安理得地看着番,“我有一种危机感,一旦手机的电量下了百分之六十就觉得手机快没电了。”

“嗯?”

“但你没有。”查杰仍然心安理得。

 

查杰翻着人文地理的书,看到农业一课。

“朱戬啊,”查杰转过头。

“怎么了?”朱戬咬着冰棍棒子。

“你看这一课,”查杰指了指“农业”二字,“这一课呢,三个字可以概括——金、坷、拉”

朱戬觉得自己要飞升了,“傻孩子醒醒,你要考的是CB的试,不是哔哩哔哩的试。”

 

其实朱戬查杰这个班除了这两个天天承包课间相声从而闻名周遭的孩子外,还有一名出了名可怕的物理老师。

我们姑且叫他B吧。

B的名言其一:我们学物理不是为了考试!

B的名言其二:其实你们以后走文科的不用太过在意物理这种学科,考好试拿好学分就好了。

B的名言其三:诶,你们上课不要随便就游泳。

老师,查杰默默地说,是划水。

 


期中考前跑去見了葛格底迪,我大概要飛昇了吧⋯22號再去一次前線!

糖子夜:

迟竹醉九:

【刺客们佩剑的名字、设定和原型】
好像还有不少朋友还不清楚剑的名字所以再整理一下,方便大家写文时使用。手机排版请谅解

剧:天璇国死士·裘振(佩剑:云藏,宽刃短匕)


历史:(取材自鱼肠)典出《史记·刺客列传》,勇绝之剑。欧治子为越王所制,他使用了赤堇山之锡,若耶溪之铜,经雨洒雷击,得天地精华,制成了五口剑,分为湛卢、纯钩/纯钧、胜邪、鱼肠和巨阙。



剧:天璇国副相·公孙钤(佩剑:墨阳,汉剑形制)

历史: 墨阳即为地名,又因地而剑,成为著名宝剑,同是也是铸剑师的姓名。《史记》中有:“天下之剑韩为众,一曰棠溪,二曰墨阳,三曰合伯,四曰邓师,五曰宛冯,六曰龙泉,七曰太阿,八曰莫邪,九曰干将。”

剧:天枢国舍人·仲堃仪(佩剑:纯钩,汉剑形制)

历史:春秋时人欧冶子所铸。同湛卢、鱼肠、巨阙、胜邪为越五剑/中国五大盖世名剑。也是上古十大神剑之一。《越绝书》:“扬其华,如芙蓉始出,观其纹,烂如列星之行,观其光,浑浑如水之溢于塘,观其断,岩岩如琐石,观其才,焕焕如冰释,此所谓纯钩耶。”纯钩是一把尊贵无双之剑。

剧:天玑国上将军·齐之侃(佩剑:千胜,唐剑形制)

历史:(历史上叫 干胜)古代名剑。《广雅·释器》有记载,与断蛇、鱼肠、纯钩、燕支、蔡愉、属镂、墨阳齐名

剧:慕容黎(佩剑:燕支(古泠萧),十字短刃)

历史:古代名剑。在《广雅·释器》中有记载,和断蛇、鱼肠、纯钩、蔡愉、属镂、干胜、墨阳,并称名剑。(燕支同时可指红色,鲜血,染料,胭脂,美女等)


原通稿过几天整理后发过来
(里面提到了七国名字的原因。钧天大地国家分布原因。四国对应的季节,干支历法和五行学说。四国喜欢四种颜色的原因。四国建筑风格。四象神明命格的背景/带剧透)


















海棠公寓UP主日常11

失踪人口回归

(。・_・。)ノ這篇是虐…不影響繼續閱讀,所以想吃糖的寶貝們可以選擇跳過。

“那你為什麼要寫這篇?”“不虐不歡啊╭( ・ㅂ・)و ̑̑”

 

自上次從火鍋店回來,鹿神就仿佛變了個人似的,一改平日的談笑風生,情緒變得非常低沉,日常的直播和周更的美食節目也停了幾期。

粉絲說鹿神是有點累了,也有人問是不是病了。

但只有赤松子知道,鹿神的事。

 

新曲子投稿成功時已經半夜了,赤松子從懶人沙發上掙扎起來,走到冰箱拿了盒檸檬茶,回來時看見鹿神靠著墻坐在一片陰影里,手機的屏幕亮著,有點晃眼。

“坐在地上幹嘛?趕緊起來,幾天沒掃地了不嫌髒…”說著赤松子用檸檬茶冰了冰鹿神的臉。

“松子,你還記得嗎?”鹿神沒動,在黑暗中緩緩開口,“我們高中那會兒的事…”

赤松子愣住了,他知道,鹿神想說什麼。

 

赤松子和鹿神是高中同學,當時一起在動漫社鬧騰,也認識了不少朋友,偶爾一群人一起逛個展子,週末出出正片。

但鹿神家管得嚴,說上學時不能出cos,放假也不能天天在外面跑。

雖然如此,但鹿神家長看在鹿神學習成績比較穩定的情況下,選擇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直到他們看到鹿神的羅莎正片。

 

女仆的裙子被翻出來丟到床上,假髮被揉的一團糟,虎口夾的雙馬尾散落在旁邊,上面的結怎麼也打不開。

手機擺在面前,照片是阿爾和羅莎一起拿著一杯咖啡。

鹿神看著照片里自己的臉久久地沉默著。

“他是誰?”母親指著照片裡的阿爾問。

“一個同學。”

“同學?一個普通的同學要你穿這種裙子給他看,還一起喝咖啡?”母親把手機摔在桌子上。

“你腦子是不是有問題?”

“你是不是有病?”

母親轉身離開,“別再和那幫人聯係了,趕緊退社,繼續準備你的模擬聯合國會議稿。”

父親站在門外,滿眼的失望。

 

鹿神看著眼前的黑暗,“你知道麼,他們那種眼神…就好像是在說‘我們沒有你這樣的兒子’一樣。當初要不是你在電話里勸住我,那把刀可能就下去了。”平時清亮的嗓音混著悲傷的沙啞。

“但是…”赤松子猶豫了一下,“但是要不是那天我們帶你一起,你還會出cos么?”

鹿神咬牙,拼命不讓眼淚流下來。

 

成長就是一次靈魂的抽離,或許我們在一次爭吵間就與曾日的自己背道相馳,帶著新的目標向前。

夢想這種少年時期的產物被遺忘在了原地,與枯朽的軀殼一起風化。

就在這麼一夜之間,我們長大了。

拋棄曾經的幼稚,義無反顧的長大了。


占tag抱歉

我只想说一句,我要更文了!叁篇连发!

剧情可能接不上(o´・ェ・`o)但是希望食用愉快!

【设定】海棠公寓up主日常

《海棠公寓up主日常》

 

·在市中心的海棠公寓二栋B房住着四位up主

 

·祝融

21岁

鬼畜区

楼下烤肉店兼职

 

·赤松子

19岁

音乐区

零食网店老板

 

·句芒

20岁

科技区

道具手作

 

·鹿神

19岁

生活区

便利店夜班收银


【联文】海棠公寓up主日常

【01】

白光泛滥成灾的下午,湿热的水汽黏在人的皮肤上甚是难受。

因为是周末,少年们才难得有空闲聚在一起,享受短暂的清闲……当然,这一切要以忽略因为电路维修而停电罢工的空调为前提。

“天哪,热死了,”赤松子在喝完最后一盒柠檬茶后撩起T恤下摆,葛优瘫在懒人沙发上,眼睛一闭,全然不顾阿里旺旺上买家的敲打,“这辣鸡空调什么时候能好啊?”

“诶,句芒你让让,我拿只冰棍。”鹿神戳着站在冰箱前的句芒。

“不行,”句芒回头,“我刚把冰箱电源关了。防止等下来电短路。”

鹿神只好垂头走到赤松子身边,葛优瘫下:“那这次停电范围呢?”

“小区一期。”赤松子脸凑到小风扇面前猛吹,顺手拿了颗薄荷糖解暑。

“有糖还不给我?”鹿神也拿了一颗剥开丢嘴里。

“这是我新到的货,我试试味道。”赤松子翻了白眼,“吃不胖你,看看这小肚子。前几天给你的那箱薯片呢?说好给我试味的啊。”说着拿起一支笔隔空正指鹿神眉心。

“我不吃!那玩意一股肥皂味!我便利店都不进那种口味!”鹿神吃痛,伸手移开笔,脸上满是壮士的宁死不屈。

“你们走不走?再不走要成烈士了。”句芒看着手机,祝融发来短信。

“走,不过你等下。”鹿神打开手机,“我开个直播,你们出镜不?”

“??!!”剩余两人对脸懵逼。

现在的阿婆主啊,为了人气出门蹭个空调都要直播。

 

“大家好啊,我是鹿神。”鹿神举着自拍杆,笑得很是灿烂,带点婴儿肥的脸上是夏日特有的浅红,十分可爱。

【弹幕】“鹿神大大直播啊啊啊啊prpprprpr”“鹿神我要给你生孩子”“鹿神在我身边你们死心吧”“鹿神是我的情敌拔刀吧”

鹿神继续笑着说:“今天我家停电了QAQ,所以决定到楼下烤肉店蹭空调,哦不,是吃烤肉。”

【弹幕】“鹿神萌我一脸血”“谁有O型血袋?”“等下!鹿神刚身边有个黑发小攻!”“前面别跑,我也看到了!”“鹿神解释解释啊”

鹿神眉毛皱了皱,随即转头轻声说:“句芒你走太快了。”

句芒退后:“哦。”

【弹幕】“果然是机油啊”“基友个屁,明明是cp”“没人注意小攻名字么?巨萌?”“巨萌给满分啊hhhhh但到底是啥?”

鹿神回头看着句芒:“他们在问你谁,露个脸呗。”

句芒无奈:“你是想让我红么?我粉丝够多了。”

【弹幕】“听见了,攻音好棒”“粉丝够多?也是个阿婆主么?”“声音配的一逼”“yoooooooo”

最后不想露脸的句先生表示自己的粉丝男粉居多,都不看直播qwqqqqqq。

 

最后大家走到了烤肉店,鹿神用手遮住摄像头,同时解释道:“现在有些限制级画面,先挡下屏”其实不过是防止大家露脸罢了。

在烤架旁忙活的祝融见大家来了便走上前,“吃些什么?”

“反正是霸王餐,吃什么你定。”赤松子已经打开笔记本蹭网了。

“我在直播,烤个鱼庆祝一下?”鹿神继续捂屏。

“再来几个烤生蚝。”句芒开口不留情面。

【弹幕】【早已爆炸】“限制级?大大在面基么,基友声音好听”“两攻两受鉴定完毕”“等下,我听到了松子大大的声音!说霸王餐的那个!”“前面等我,我也!”“那个生蚝我猜出来了,是之前那个基友,是句芒大大!”“大大聚个餐都是全明星啊”“求合影!”

鹿神拿开手,冲屏幕笑笑:“大家很热情啊,我问问他们。”然后抬头:“他们要合影,来么?”

“不,”赤松子低头用笔记本挡脸,“拒绝没化妆见人。”

“mdzz啊你,在时尚区化妆成瘾了!”鹿神用手指着赤松子眉心,算是报了仇。

【弹幕】“赤鹿新西皮诞生!闺蜜组啊”“虽然被拆了cp但还是点赞”“松子终于承认了自己是网骗233333”

TBC